笔言阁 > 科幻小说 > 男友恶意值读取中 > 272.前程往事(39)

    当然,最后,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,零就算能同意,桃夭也可能直接掀翻整个明天大学。一笔阁 m.yibige.com 更多好看小说

    而且,反正来都来了,半路再退回去也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再说,宋夕雾看着近在眼前的厚重威压、压迫死寂的神邸,微微吸了口气,迟早,他们都要面对的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零和神祖不可能永远不对上,无论是因为桃夭再次出现,还是只为这对父子之间多年的仇怨。

    既如此,早一些,晚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只是,幸好,他已恢复全部的修为。

    零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神邸,心里翻滚着无数情绪,最终只剩下敌意。

    无论他和燕初曾是什么关系,如今,两人都只会是敌人,就算他来此是为求药。

    不过,零嗤笑,他求的药也不是燕初的,而是母亲的,燕初不过是那个害死他母亲,还恶心地装深情,霸占母亲东西的强盗贼子。

    母亲让他回来神邸是对的,他早该来拿回母亲的东西了,日日留在燕初这儿,不过是对母亲最大的侮辱和讽刺。

    零眸中浮起浓浓的戾气和杀意,又在瞬间,敛得无声无息,仿佛他此刻将要见的不是他的生父,而是一个仇敌罢了。

    宋夕雾将他的变化看在眼中,却不发一声。

    在这场恩怨中,她能陪着他,却不好干涉什么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即便是身为最亲密的爱人,也不好多少什么,因为就算神祖再不配为父,祂也确实是零的生父,宋夕雾不会真圣母地劝自己男人原谅,但也不能劝自己的男人弑父吧?

    咳,小白莲再作,也是有底线的!

    所以,最好宋夕雾就是什么都不说,只陪着他就行。

    就是,待会两人要是打起来,她要怎么躲不会倒霉被殃及呢?

    早知道就多扒拉一下自家男人的私库,给自己从头武装到脚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柔弱,木有办法!

    宋夕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零心绪再不平静,也没忽略爱人,他握了握她的手,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意,让她放心,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从前再如何失望心痛,如今都只剩下讽刺。

    系统:……

    无知的人,总是可以少点心伤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晓得来看你母亲了?”

    青白帷幔随风轻晃,风铃悦耳,宽敞温馨的大殿中,身着袈裟,白发披散的男人站在一尊女子玉像前,拿着帕子,轻轻地擦拭着‘她’的面容,动作珍惜至极,仿佛在祂面前的不是一尊毫无生气的玉像,而是祂最珍爱的女子。

    宋夕雾被零扶着进来,一眼便看到那尊玉像,而那般美丽的容颜,世间也唯有一人——桃夭,也是曾经的甄善。

    她眸光划过四周,布置得极是清雅温馨,与外面的地狱惨景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    宋夕雾看向玉像前那袈裟男子,祂周身气质通透温和,如佛子临世,包容万千,又莫名地孤寂。

    淡淡的一句话,温和叹息,不似谴责,更像是无奈孩儿的久不归家。

    只第一眼,宋夕雾很难想象,眼前这位就是疯到连亲儿子都杀,还残忍逼得爱人魂飞魄散的魔鬼。

    而零原本冷淡的神色越发冰冷,漆黑凤眸杀意闪烁,显然燕初这个样子勾起了许多他不愿去回忆的不堪往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方居然变态地弄了这样一尊母亲的玉像,日日亵渎着!

    零压抑着满心的杀意,极度地讽刺,“当初母亲活生生在你面前时,你拼命地折磨,现在对着一尊死气沉沉的玉像,你倒是温柔了,燕初,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是个疯子,还是你以为弄一尊母亲的玉像,就能彰显你有多深情?”

    “呵,”零冷笑,“若是母亲知晓,指不定多恶心。”

    男人擦拭

快穿之娘娘又跑了  快穿攻略:男神,有毒  
相关:爸爸一家亲 创客江湖 甜蜜绯闻(娱乐圈) 仙渡峥嵘 凰非凰 
语言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