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言阁 > 都市小说 > 一世葬生死入骨 > 第三百九十三章穿肠破肚,终极施虐
    无鱼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在疼痛中昏死过去,再从疼痛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只觉得,(身shēn)体不是自己的,除了自己的意识,他再也控制不住任何属于自己的部分。 视线还是朦胧的,听觉还是恍惚的,意识还是迟钝的,就在他想要看清楚眼前一切的时候,便有一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,便有一双唇狠狠地吻住了自己的嘴,便有一阵

    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他感觉得到软玉在怀,却感觉不到那份炽(热rè)的温度;他感觉得到一双手像是要捏断自己的脖子,却感觉不到不能呼吸的那份痛苦。

    大概是感觉到无鱼的(身shēn)子在颤抖,那双手才离开他的脖子,耳畔传来风(情qg)万种的声音:“看来你还(挺tg)享受的嘛!”

    一阵头晕目眩过后,无鱼才渐渐的缓过来,他涨红着一张冷峻的面容,露出一丝嘲讽:“是啊,因为我已经习惯作呕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那人冷笑着,抬起一只纤纤玉手,再一次扣住了无鱼的脖子,“那不如,来一点让你更加作呕的事(情qg)吧!”

    “水……涟漪……你觉得……还会有比你……更加让我……作呕的……事(情qg)吗?”无鱼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水涟漪笑着抬起另一条玉臂,只见从她的袖中爬出一条纤细的青蛇,顺着她的另一条扣住无鱼脖子的手臂一路盘旋,竟然从无鱼张开的嘴中缓缓地爬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我饲养的最毒的一条蛇,你就好好享受吧!”

    无鱼痛苦的呻吟着,因为那条纤细冰冷的青蛇正在顺着他的喉咙一路向下,这股异样感将会给他带来更加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桃花山庄。

    此时无燕浸泡在满是毒液的浴桶之中,已经一天一夜了,但她依旧还在昏睡之中,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云细细同丫鬟蝶儿一直守在无燕的(身shēn)边,虽然不算焦急,但也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云姑娘,这无燕姑娘已经泡了一天一夜了,怎么她(身shēn)上被腐蚀的皮肤还是没有好转啊?”蝶儿问道。云细细此时正坐在桌边,手撑着额头在闭目小憩,听到蝶儿问话,便睁开了双眼:“再好的神药,也没这么快就见效的,我们要相信殷大哥的医术,这以毒攻毒的法子,定

    能医好无燕的伤!”

    每过一个时辰,蝶儿就会把无燕的(情qg)况告诉殷储,再针对无燕(身shēn)上的变化,再往里加些毒液。

    流星一直躺在(床chuáng)上,就算没有睡觉,也不会睁开眼睛,他是铁了心的不打算搭理飞盾了。

    飞盾坐在桌边,闲来无事,也着实尴尬,只能一会喝喝已经凉了的茶,一会盯着自己的剑发呆走神。

    直到殷储进来,才打破这令人尴尬的安静:“流星大爷,你的手该换药了!”

    同殷储一同前来的,还有皇甫风。

    “不换!”流星翻了个(身shēn),背对起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都一把年纪了,还在耍(性xg)子呢!”殷储笑道。

    “谁一把年纪了?谁耍(性xg)子了?”流星小声的嘀咕着。

    殷储无奈的看向飞盾,飞盾自然也是投以一个无奈的目光:“瞧见了吧,这脾气,估计也就青爷能劝得动他了!”

    皇甫风走去(床chuáng)边,低声道:“大叔父,如果你的手伤没有痊愈,以后很有可能会再也拿

一世葬,生死入骨 
红镰破天 快穿之男神晚安 一路向西,寻光之旅 挽颜卷 大玩家系统之冒险玩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