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言阁 > 玄幻小说 > 魔尊他超凶 > 第六百八十九章:偶遇玄霜
    夜深,在山顶上站了许久之后,重黎心头的火气也渐渐消散。道友阁  www.daoyouge.com

    抬眼望去,银河如炼,无数光华点点,被照亮处,泛着剔透的幽蓝色。

    云雾随着晚风缓缓淌过山腰,一轮圆月高悬,万籁俱寂,唯有亘古流长的岁月在其中此起彼伏,荣枯明灭。

    他已经记不清上回看到这样的昆仑山,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不过那时候,还没有人对他俯首称臣,也没有人称他“尊上”。

    他只是重黎。

    缓缓抚上心口的位置,他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今日的怒火就像疯长的藤蔓,偏偏云渺渺说的都是些气人的话,回过神来,他已经闯出了云渺宫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些疑心重重的蝼蚁之辈的妄言,他大可不必放在心上,为何会变成这样,他自己也有些眉目。

    他体内封着的另一半无尽的元神,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东西。

    缓过来后,他坐在山顶吹了会儿风,渐渐冷静下来,起身回云渺宫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定然又没门进屋,哪成想推了推正门,居然留了条缝儿。

    殿中点了一盏缠枝灯,不算很亮,但至少能让他看清脚下的路。

    镜鸾素来守规矩,在天虞山化身乌鸦精的时候是没法子,回到了昆仑,自是不会留宿云渺宫的。

    那这灯……

    思索片刻,他快步朝内殿走去。

    原主之前住的屋子拿来停放本尊的尸身了,云渺渺眼下住的的确是他曾经住过的屋子,他那会儿刚入昆仑,去哪儿睡都做噩梦,靠着几颗眼泪,争来了与陵光住在同一座屋檐下的机会。

    虽说为了不厚此薄彼,不久之后,长潋那厮也住了过来,但离陵光的寝殿最近的,还是他的住处。

    回想起来,竟然觉得自己心眼儿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外头的灯亮着,屋中却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他以为云渺渺睡了,毕竟都快三更天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扉,他踟蹰片刻,伸手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的屋子,怎么搞得跟做贼似的……

    他暗自腹诽,挫败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踏进屋中才发觉,这屋里竟没有任何气息。

    他蓦地一愣,下意识地快步走到榻边,点亮了床头的灯。

    果然,榻上空无一人,被褥是铺开的,有些褶皱,应是有人睡过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摸,顿时沉下了脸。

    被褥早就凉透了。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人能跑到哪里去?

    他焦躁不安地将整座云渺宫转了个遍,仍不见云渺渺,看着外头萧萧瑟瑟的山岭,咬咬牙,踏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渺渺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到山顶的,铺好了被子,却在床边坐了半宿,仍无睡意。

    听闻散步对入眠有好处,她便起身出了门。

    脑子里浑浑噩噩,实在记不清自己想了些什么,回过神来,已经走出很远了。

    此处是昆仑山脉的哪一座高峰她实在不知,她晓得自己的状况,这次出门还记着多披一件斗篷,手里抱着汤婆子,在山腰的时候倒不觉得多冷,上了山顶,便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搓了搓冻得发僵的指尖,拢紧斗篷,才好些。

    她一向受不住冻,本不想久留于此,正欲转身离去,却见一只灵鹿从旁边经过,鹿角生花,与白日里死的那头道行相仿,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那鹿角上缀满紫藤,花朵沾着夜露,在

夫人使不得 
自杀档案 对你的告白 快穿之反派是拒绝的 大明极品风流小少爷 守护神的事迹